【 揭示真实华人卖淫女真实生活现状 】
      美国华人社区色情活动始终存在。图为纽约一出售色情杂志的报摊。
      过去十多年,拐卖妇女、强迫她们卖淫成为世界热点,悲惨的被迫卖淫故事受到各国政府的强烈关注。美国国务院今年6月公布2011年“贩卖人口问题报告”(TIP),分析全世界100多个国家人口贩卖状况及各国政府采取的打击行动。报告指出,中国是人口贩卖的目的国和出口国。它引用中国公安部今年1月的报告称,在国际犯罪组织和当地帮派的操纵下,“中国妇女被迫出境卖淫的数量正在增加”。
      然而,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(Rutgers University)华裔教授陈国霖获得联邦司法部研究补助,花了两年时间采访美国以及亚洲国家十个城市的149名华人“性工作者”,从中获得第一手资料。他发现,“挣快钱”是这些妇女出境卖淫的主要目的。
      他指出,这个调查研究报告的最大发现,是在美国境内大多数的华人妇女卖淫并非出自强迫,而是自愿。“这个结论与美国国务院和联邦司法部一向认为的不同,让他们很吃惊,也很抓狂。”
      每年3万亚女 卖入美国
      有机构统计,每年有5万名女孩被贩卖进入美国,其中有3万名亚洲女孩。他从事20年跨国犯罪研究,发现贩卖人口很值得研究课题,于是设计该项调查 ,专门研究中国妇女出境卖淫的情况。
      这项调查于2006年获得联邦司法部所属的国家司法研究所(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)的28万5000元研究资助,他分别选美国东西岸华人集居的纽约,洛杉矶重点访问调查。在大纽约地区,他选择的是纽约市的华埠、法拉盛、艾姆赫斯特、曼哈坦中城和新泽西州的一些城市。洛杉矶选择当地的华人社区,如圣盖博等。洛杉矶的“性工作者”要比纽约的同行警觉。她们首先问他人在那里,有没有汽车,然后告诉他开车怎么走。“她叫我开几个街口左拐,然后再开几个街口右拐,并不告诉我去的地址”。车开到那个街口后,对方就问他是否见到某街。“我告诉她们以后,她们再告诉我开到某街某号”。这样,每次找人都要打两三次电话,“对方是测试一下客人是真的嫖客”。

      「性工作者」很容易受到客人的伤害。图为7月19日新墨西哥州警察逮捕一强奸「性工作者」的罪犯。
       实际上,他常常要找的人就在对面的楼上。“我把车开到指定的地点后,她们从对面的楼上就会看到”。如果她们不想接这个客,就不再理他;如果她们想接,就会下来把客人带到楼上。他说,当地有大的公寓群,有几百个房间出租。“她们在里边租房住,出来拉客”。
       这些妇女都比较小心。为了不让她们惊恐,他在采访时不用笔记本和录音机。“我设计50多道题,默记下来,然后一个个问,把答案记在心里,回到旅馆里赶快在表格上写出来”。
      他是以客人身分联系“性工作者”,因此“性工作者”也把他当作客人对待。他的策略是,找到这些采访对象后,就告诉她们自己是教授,从事这个题目的研究,只采访不“办事”,会按照标准价格付费。有人会答应接受采访,也有人拒绝他的要求,把他推出门外。
      一般的情况是,他进到房间后,对方问他“要不要洗澡?”他回答“不要”后,对方马上就脱衣服。这时,他就说:“请等一下”,就把意图告诉她,如同意接受采访,他就和对方交谈,按时间付费。也有人怀疑他的警察或是联邦调查局的侦探,反复进行测试。无技术、知识 挣钱不易
      “挣快钱”是华人妇女出境卖淫的主因。他指出,有些华人妇女没有技术和知识,在其它行业不容易挣钱,而从事这个行业却能赚很多钱。因此,很多想“挣快钱”的女子,因此下海。

      纽约和洛杉矶的“性工作者”收费差不多。华埠的妇女年龄较大,每次要价约80元,其它的地方一般是每次花费100元。如果做华人生意,每次收费在80 元至150元之间。不过,曼哈坦中城的华人“性工作者”专门做老外生意,价格从300元起跳。“做老外生意的『性工作者』大都年轻漂亮,而做华人生意的年龄大一些”。
      在纽约,她们平均每个月能挣到6000元,洛杉矶的收入比纽约高,为7800元。陈国霖指出,这些平均收入还没有把客人给的小费包括在内。“有的有钱人会给她们很多小费”。
      美国的华人“性工作者”来美目的与其它国家“性工作者”的出境目的不同。在美国,绝大多数“性工作者”在来美国以前并未想到自己将来会做色情行业。而出境到台湾和香港的很多中国年轻女孩目的则很明确,就是出卖色相“淘金”。
      美国华人“性工作者”的年龄偏大。在纽约,她们的年龄一般在30多岁至50多岁之间,平均年龄是35、36岁。“还有一名55岁的妇女已经做了祖母”。而洛杉矶的“性工作者”年龄要年轻一些,最年轻的是20多岁。

持正式身分 来美脱队
      在美国,华人“性工作者”基本上都有身分,如美国公民、永久居民、学生签证、商务考察和旅游签证。他说,有人在中国协助他们获得商务签证等,然后来美脱队。与其它国家不同的是,帮助“性工作者”偷渡来美的走私集团与色情集团无关。“这些妇女来美国大多数是花了钱的,不是自己办理的”。到美国的偷渡客并不是从蛇头处借钱,而是从亲友处借钱,把偷渡费还给蛇头。“偷渡客只是欠亲友的钱”。
      从接受调查的妇女中发现,这些“性工作者”来自许多地方,“可能存在一个网络”。他说,纽约和洛杉矶的“性工作者”来自包括哈尔滨、长春、沈阳、北京、天津、四川、湖南、重庆和广东等各地。
      美国“性工作者”一半人结过婚。在这些已婚者中,大约一半人已经离婚。她们都是在结婚后“下海”。她们生活方式一般是中午12时起床,下午3、4时上班,一直做到凌晨。他说,许多人都讲不想做了,希望早点“上岸”,打算存点钱将来开个商店或餐馆。“但是,部分回去以后又回来了,因为她们已经习惯这个生活方式”。
      在纽约和洛杉矶,华人“性工作者”个体户的比例较高,大多数人都是自己招揽生意。她们自己租间房子,登广告。她们很多不会讲英语,但是“要会讲出附近街道的英语名字”。

      纽约市警方定期在华人社区扫黄。图为位于华人聚集皇后区商业楼中的脚底按摩店涉嫌应召,被警方破获。
      在美国,有合法身分的“性工作者”比例很高。他说,一些没有身分的“性工作者”也说自己正在办理居留手续。“很少人不关心自己的身分,说要找人结婚拿绿卡,而且她们认为做色情行业可以提高办身分的机会”。 有“性工作者”透露,有的老外客人很同情她们,愿意和她们假结婚,帮助她们申请绿卡。他说,华人办理假结婚的行情是,一个人需要三、五万元。但是,有的老外客人愿意只收一点钱。有人通过与客人假结婚的方式拿到绿卡。还有一些美国人同情华人“性工作者”,愿意出钱出力为她们赎身。一位专做老外客人的“性工作者”表示,一名老外看到许多亚洲妇女被拐卖的新闻后,认为她也是被拐卖者,就问她“欠蛇头多少钱”,她回答说“4000元”。这名老外答应帮她偿还这些“欠款”。于是,她把这个老外带到曼哈坦华埠,把钱交给“蛇头”。“实际上,这个蛇头是她的朋友,还钱只是做做样子”。来了就“上” 常受伤害中国大陆的“性工作者”有一套服务程序,但是在美国,大家都是直截了当,客人来了就“上”,根本没有前奏。“而且,有的客人随意欺负“性工作者””。
      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些“性工作者”的床铺、厕所、座椅等都“脏兮兮”。“这个工作不好做,不是人做的”。“性工作者”们一天之内跟好几个男人上床,不仅肉体上受到伤害,而且心理上也受到创伤。一些“性工作者”透露,有的客人中途会偷偷去掉避孕套,这会让她们很紧张。有的嫖客是吸毒者或酗酒者,“老不完事”。按照行规,一次出工是半个小时,“这让她们受不了”。
      纽约一个“性工作者”平均一天能接三、四个客人。但是,有的洛杉矶年轻漂亮的“性工作者”生意比较好,一天能够接到20名客人。有名“性工作者”告诉他,“做了一天后,连踩油门的力气都没有”。
      有人估计,世界上从事色情行业的人数有几千万,每年利润大约是300亿美元,与走私毒品和武器的生意不差上下。